出租沪牌的风险到底在哪里?

几乎所有朋友来咨询租牌时候,都会不约而同地问一句:“有什么风险吗?”

更具体一些,就是问:

“发生违章算谁的?”

“出了事故怎么办?”

“酒驾逃逸了会连带我吗?”

“租赁到期牌退不下来怎么办?”

如此种种,不一而足。

遗憾的是,这些问题都没能问到点子上。上面这些所谓的“风险”,要么根本不可能发生,要么就是真的发生了也不会有实质影响。

比如“连带责任”,《侵权责任法》里早就有了明确规定,正常租赁过程中根本不会发生什么连带,我们此前也已经多次撰文说明了,这里就不再赘述了。

那么问题来了,出租沪牌过程中,真正最现实、最有可能发生的风险到底是什么风险呢?

这里先说结论:最现实的风险不在于租客,也不在于牌主,而在于租牌中介自身!

一、中介的风险在哪里

长租公寓爆雷,大家应该不陌生吧?那么长租公寓,为什么会爆雷呢?

答案其实很简单,就是长租公寓的经营模式有问题呗!

比较常见的,就是利用上下家租金收付期限不同,长短期错配形成资金池,然后再挪用这部分资金用于进一步的投资扩张。这种玩法下,稍有不慎资金链就会断裂,结局当然只能是爆雷跑路了。

更有甚者,从一开始,就是计划好要跑路的。于是想方设法做大资金池,然后以经营不善之名卷款跑路,留下房东和租客面面相觑,这是最为恶劣的!

其实类似情况,在牌照和汽车租赁市场也时有发生。

其中最常见的,就是上下家租金倒挂,然后通过押金做大资金池,最终找借口扣掉资金池里的押金,或者干脆卷款跑路,直接走上人生巅峰!

举个例子,假如牌照的出租/求租市场价分别是9000/10000(非当前市场价,只是随便举个例子哈),那我就按10000收牌照,然后9000租出去!

你可能会问,我这么做,一单岂不是亏1000吗?难道我是活雷锋吗?

这你不用担心,嘿嘿,每一单,我还会问租客收3000押金呢,所以即使算上租金倒挂的1000元,我的现金流还是正2000呢。然后等租赁到期后,我再找个理由,以违章处理费、过户费、保险涨价费等名目,把押金扣掉,不就行了吗?

这简直是天才般的商业模式、妥妥的互联网思维啊!什么?你问我这么做会不会发生纠纷?那是牌主和租客之间的事情啊,跟我一个中介有什么关系?

二、如何评估中介的风险

既然中介是整个租牌交易中最大的风险环节,那我们应该如何正确评估中介的风险大小呢?

犁总个人认为,主要可以考察两方面,一是租金价格,二是中介本身的资质背景。

1、租金价格

目前租牌市场竞争已经比较充分了,市场价还是比较透明的,稍微打听下,就可以做到心里有数。

因此如果有人报出了严重偏离市场行情的价格,那就要多留一个心眼了,否则一不小心,就会陷入“你看上别人的利息,别人看上你的本金”的悲惨境地。

2、中介资质背景

在转行车牌事业之前,小犁曾经从事金融行业多年,每天要和许多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。金融行业的人有个特点,就是爱吹牛(客观陈述,没有褒贬的意思,不要见怪哈)。

一会跟这个处长是铁哥们,一会跟那个二代是发小,然后晚上还约了另外两个局长一起吃饭等等。当年每天听这些,耳朵都快起老茧了。

这种现象的原因倒也不复杂。因为金融行业里,大多数人从事的工作都是中介性质的,所以不得不把自己包装得非常长袖善舞,这样才能取得客户的“信任”。

久而久之,很多人甚至都不觉得这是一种吹嘘了,而是把“我和某某领导关系很好”发展成了一种近乎口头禅式的存在。

当年刚入行时候,我很长时间搞不懂该如何分辨这些人,经常被人家忽悠得一愣一愣的。在无数次的血泪教训后,我终于总结出了一套“丈母娘+HR”法则,从此就基本没怎么再被人忽悠过了。

说起来也很简单,就是跟人打交道,我不关心你认识谁,跟谁一起吃了饭,和谁是铁哥们。我就只看丈母娘和HR所关心的那些最最基本的条件:

什么学校毕业的?

在什么单位做什么工作?

户口哪里的?

房子买在哪里?

等等这些最基本的“硬通货”。

这些准则极为功利,听起来可能会让人有些不舒服,但背后的逻辑却是异常明晰:能力足够强或者背景足够好的人,一般来说,不会去太差的学校,也不会去太差的单位,也不会搞不定户口买不起房子。

当然,我们不能武断地说,不满足这些准则的人,就一定不靠谱。但当这样的人在热血沸腾地讲述他昨天又和哪个大佬一起吃了饭,又规划了哪里一个宏伟项目之时,我们还是必须保持冷静,不要跟着一起头脑发热。

回到租牌这个事情上来,其实道理也是相通的,评估一家租牌中介是否靠谱,说白了就是评估中介公司的老板这个人是否靠谱:

老板哪里人?

什么学校毕业的?

之前在什么单位工作?

家庭条件如何?

房子买在哪里?

大家可以自问一下,在出租沪牌的时候,有没有了解清楚这些情况,如果没有,那说明功课做得还是不到位。

一次功课做得不到位,未必马上会被收割,但次次功课都做得不到位,那么时间久了,就难免不吃到点苦头。

三、道德风险是最大的风险

稍微延伸下今天的话题,在中国目前这个环境下,进行任何一笔交易,最大的风险是道德风险。

我国目前法制还不健全,信用体系也不完善,特别是在民事领域,哪怕合同里写得再清楚,只要对方铁了心不履约,其实你是没什么太好办法的。

走司法途径的话,不仅时间精力成本高,而且即使打赢了官司,也很难落地执行,我自己也是吃过这方面的亏,算是血泪教训了。

银行为什么不愿意给中小企业放贷?就是因为道德风险太高,以经营不善为名,骗贷的人太多了!

我们为什么只租牌照不租车?也是因为道德风险太高,以租车为名,骗车的人实在太多了!

任何一笔交易,从本质上讲都是人和人之间的互动。项目前景再美好,合同条款再详细,可对方道德品质败坏,就是耍无赖不履约,而你又缺乏有效约束对方的手段,那么故事越好,坑就越大。

也正是因为目前法制和信用体系还不完善,所以中国很多地方,很大程度上还是个熟人社会,大家都倾向于与自己认识或者朋友介绍的人做交易,而不是与陌生人做完全基于合同的交易。

而上海这种特大城市,在我看来,目前算是个“半熟人、半契约”社会。

有的领域里,制度建设已经比较完善,足以支持陌生人间的契约交易。而有的领域呢,各方面制度还比较欠缺,并不足以支持陌生人间的契约交易。

说白了,有的领域里,对方违约,你是拿对方有一定办法的。比如你被大点的公司开除,基本上按照劳动法拿个N+1还是有保障的,实在不行劳动仲裁,胜算也是比较大的。

而有的领域呢,对方违约,你是基本没招的,只能听天由命。比如P2P,人家跑路之后,你再去要死要活维权也是不会有任何卵用的。

所以在目前社会环境下,我们也不必过分迷信契约精神那一套,因为本身大环境就还不是高度的契约社会。抱着契约精神的理念,贸然闯进一个非契约化的行业,那多半是要撞得头破血流的。

总之,在和他人发生交易时,适当保留一些熟人社会的思维,重视合同,但又不尽信合同,同时也关注一些合同之外,特别是交易对手本身的资质背景、信用履历,不失为目前社会环境下,一种比较务实的选择。

作者:zhangchenli

查看此作者的 更多文章